中国足球为什么长期都会失败?听听老外是怎么说!

1月18日,93国奥以小组赛三连败结束了自己的使命,作为这支球队的接班人,97国青也提前进入了人们的视野;然而一天后,在葡萄牙集训的97国青热身赛中1-2不敌吉马良斯U19队……中国足球2016年开端的四场比赛,全以失败告终……

“生活仍需继续”——国奥主帅傅博在遭受三场失败后如是说到。但这一句话,我们已经听过太多太多次,对这群国奥球员和未来的中国足球来说,今后的中国足球之路又该怎么继续?

2012年,著名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曾经有过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以外国人的视角来对中国足球的失败进行了解读。即使放到今天,《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依然可以警醒中国足球。

2009年9月,中甲联赛青岛海利丰3-0领先四川队。此时,青岛队助理教练让本方门将走出禁区,而另外一名青岛队员迅速将球吊向自家球门,或许是因为脚法不够好,本方球员这脚诡异的“吊射”没能造成乌龙(事实上,青岛海利丰队的球员是在5分钟内三次吊射自己球门)。

赛后,海利丰队老板杜允琪非常生气。被捕后杜允琪向调查人员承认,他输了一个赌局——这场比赛应该进四个球。助理教练事后表示:“事后老板非常生气地骂了我,说我把事情搞砸了,连一场比赛都操纵不了。”

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吊射门”事件,这只是中国足球的最低点。2002年,中国队唯一一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但三场比赛他们一球未进;中国队也从未在奥运赛场上获胜。中国球员不仅不能赢得比赛,甚至连操纵比赛都不会。

一个非常在乎自己声誉的国家,足球是全民族的耻辱。中国球迷对于足球的疯狂热爱以至于让足球成为他们衡量失败的标准:2008年,三鹿奶粉掺有三聚氰胺的事件成为了全国性丑闻,后来便有了个笑话——三鹿牛奶,国足唯一指定产品!

在中国,所有人都能公开讨论足球。2008年奥运会,比利时2-0轻松战胜中国队,一名CCTV的主持人说:“中国队早点离开奥运赛场是不想影响国人看奥运会的情绪。”中国球迷呼吁足协主席谢亚龙下课,赛后谢亚龙很快被解雇。

这一切都显示着:足球在中国社会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然而由于中国足球的腐败黑暗,官员、教练、老板,还有运动员……所有人都在抨击它。

中国足球为什么如此黑暗变成了一个颠覆性调查。因为这包括了很多中国自身的问题。每一个关心中国足球的人都在批评学校,抱怨缺少球场,责怪这个国家只注重个体而不在意团队配合、残忍地对待运动员、独生子女政策、贪腐和赌博。他们都指向了一个结论:体制是导致一切的根源。

举国体制帮助中国体育在单人项目取得了很好的结果,2008年奥运会上的金牌数就说明了这些。但是这种“苏联模式”却并不适合用于拥有11名队员的足球项目。

还有关于金牌的机会成本问题。中国把大量运动员投入到能产生更多金牌的冷门单项运动中。而足球只能获得一枚奖牌或世界杯。

90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中国慢慢允许国有企业从事一些具有商业风险的活动,后来建立了有企业赞助,有投资和高薪的联赛。虽然球员的收入相对欧洲来说很低,但一些球星已经有几十万美元的年薪,在当时算是富人了。中国足球职业化开始于1994年,但和其他赛事一样,它还是由政府控制的。

大笔的资金和无法控制的官僚使问题变得更糟。这些国有企业为了在球场上取得成绩,浪费大笔的国有资金在球队上。民营企业也趋之若鹜。但这种自杀式的竞争提高了球星的薪水。这种螺旋上升的投入使得其他国家的联赛很烦闷。在中国,一些没那多钱的俱乐部想到了另外的方式。

投资人和那些管理他们俱乐部的官员们一起操纵比赛。赌博集团,甚至黑社会开始向投资人、裁判、教练、队员施压。

到90年代末,大部分内部人士非常清楚几乎没人真正关心中国足球的好坏。一个投资先驱——万达集团的王健林在1999-2000期间放弃了赞助的球队。几年后他解释有部分原因是赌博集团波及到联赛。在赞助广州队8个月后,吉利汽车也撤消了赞助。吉利总裁李书福接受采访时说:“这些足球官员或和裁判一场比赛可以受贿一两百万元,却没有一个被抓。”

2002年世界杯小组赛后中国队黯然告别。足球热度降低,赞助商和投资人降低球员工资,球员更易受赌博集团影响。而这时,随着中国经济的繁荣,赌博投注额迅速增长。

2007年,新加坡一场假球线索指向了中国的头目。随后中国在2009-10年度开始清查中国足球。大概有20个人被抓,其中包括一直以来以公正无私著称的“金哨”。

裁判黄俊杰是其中一员,他曾拒绝过一次俱乐部的贿赂,而原因是一个足协官员已经提前告诉他让他操纵比赛了。黄俊杰向公众说了一个操纵比赛的暗语:当一个足协官员给发他短信说“公正执法”时,这意味着比赛要偏向客队。

作为广药足球俱乐部的副总经理,2006年杨旭和他的俱乐部同意给另外一家俱乐部付二十万元以保证能够冲超成功。“在那时的中国足球环境中,一个人如果不这么做,那他就出局了。”

这种腐败一直延伸到顶端——南勇,时任中国足协主席。他承认当时球员们可以花10万人民币买到国家队的名额。尽管大家已经都猜到了。官员们一直向挑选队员的教练们施压。在最近的两年中,超过了100名球员进入过国家队,这个数字是之前的两倍。如果这种最珍贵的荣誉变成了白菜,中国足球还有希望吗?

还有一些非常不靠谱的候选人成了中国足球的救星——房地产商。开发商们确实都是非常富有的。恒大集团,一个由拥有亿万资产的公司,2010年收购了声名狼藉的广药俱乐部后,他的投资跟皇马一样多。恒大集团为球员开出了丰厚的薪水和赢球奖,并且修建了一个巨大的足球学校,使球员没有了打假球的动机。在离开体育圈11年后,万达的王健林抛出了一个3年1.95亿元的赞助中超的计划。

目前,中超的16支队伍中,有13支的老板是开发商或是对房地产很感兴趣的人。但很多人搞足球的目的是为了从当地政府手中拿到更便宜的土地。只有个别人想建球场。

孩子们喜欢踢球吗?不!中国的孩子不会想着排着队成为足球明星。以上这些因素就是为什么中国足球不能崛起的原因。从1990到2000年,官方统计有60万名青少年参加过官方组织的足球比赛;2000年到2005年这个数字下降到18万;现在这个数字估计只有10万左右了。

常年的丑闻和失败让家长们不鼓励孩子踢球。他们担心肮脏的足球圈会带坏他们的孩子。无论如何,大多数人不愿意让孩子把时间浪费在运动上。中国的教育体系是面向考试的,需要做数小时的家庭作业,这样才被认为是通往上流社会的唯一途径。

当孩子们去寻找一个体育活动时,大部分人去了篮球场。美国的NBA,由于姚明的关系,在中国的市场要比欧洲的足球大得多。篮球只需要一个小场地就可以,而土地在中国是非常稀缺的。

尽管球迷们几乎已经麻木了,但他们仍然怀有幻想,数百万人还是会通过当地的电视台收看中超,而且收视率一般都比篮球赛要高。数万球迷还是会涌进球场看他们的低水平比赛。

球迷认为现在已经比联赛初期干净得多了。不过,这也许只是昙花一现,还是有很多球迷在出现像青岛那种低劣的比赛时高喊“黑哨”,而且这种情况还将持续。

恒大俱乐部的主教练李章洙是在中国执教时间最长的外国人,他说中国球员跟世界上其他联赛的球员不同,“他们想的都是如何跟队伍里的前辈搞好关系,而不是刻苦训练。”在中国最好的俱乐部,广州恒大最好的球员每年可以拿到几百万美元薪水。

中国依然还在等待第一位本土球星。在其他领域,或许中国可以克服困难,但在足球,这依然是个漫长的等待。

《经济学人》《经济学人》是一份由伦敦经济学人报纸有限公司出版的杂志,创办于1843年9月,创办人詹姆士-威尔逊。杂志的大多数文章写得机智,幽默,有力度,严肃又不失诙谐,并且注重于如何在最小的篇幅内告诉读者最多的信息。该杂志又以发明巨无霸指数闻名,是社会精英必不可少的读物。杂志主要关注政治和商业方面的新闻,但是每期也有一两篇针对科技和艺术的报导,以及一些书评。杂志中所有文章都不署名,而且往往带有鲜明的立场,但又处处用事实说话。主编们认为:写出了什么东西,比出自谁的手笔更重要。从2012年1月28日的那一期杂志开始《经济学人》杂志开辟了中国专栏,为有关中国的文章提供更多的版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