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报:别随便喊“下课”

在十几年前,这个词还能算得上是民意反映,但喊着喊着,喊得人的多了,两个字的威力也就减了——没有人会因为被喊几次“下课”就真正下课。

“下课”这个词最早是从川蜀大地发源的。前些年,成都球迷和重庆球迷还因为这个词汇的发明权有过争论。

所以争论,是因为这个词汇近年来在足球比赛上引用之广,影响之大超过了任何词汇。很多年前,这个词汇真能把一个教练或者一个官员喊得“下”了“课”。当年在四川执教练的余东风最早领略这个词汇的威力,后来,全国各地的教练员几乎都被人喊过“下课”,几届足协当家人——阎世铎和谢亚龙也一样未能幸免。

在十几年前,这个词还能算得上是民意反映,但喊着喊着,喊得人的多了,两个字的威力也就减了——没有人会因为被喊几次“下课”就真正下课。

于是“下课”就不再具有原本含义,也许原本与老婆孩子生点邪气,上球场喊一喊“某某下课”也就出了这口恶气。至于被喊的那个人,可以只当个乐子听听,尽可以不再与喊号的人计较。

当然,把被人喊“下课”当个乐子听,得有非同一般的修养。对此不生气不计较,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来的。所以,谢亚龙在成都中超开幕式上“下课”声响起不久后宣告离开,他一定不高兴不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