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足坛“酷哥”张玉宁—生命中充满了考验(图)

张玉宁一脸轻松地坐在我的对面,脸上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初次见面,他感觉有些生疏,所以,张玉宁安静地坐在那里,半低着头静静地说了一句:“你问吧。”

于是,这名申花“酷哥”的“沪上感受”,就此展开。刚刚落选国家队,似乎并不能影响他的心情。“生命中充满了考验”,这是张玉宁的直接回答。转自搜狐

话题,先从电脑游戏开始。我问张玉宁,他是否喜欢“足球经理”的游戏,他摇摇头:“没玩过,我一般玩的是网络游戏,像‘传奇’什么的。”转自搜狐

“你知道吗,我现在在玩一个足球经理的游戏,模拟操作英超埃弗顿队,把你买过去当前锋了,结果很好用。”转自搜狐

“是吗,那是什么游戏啊,有机会我也要玩玩。”张玉宁的脸上,现出惊喜的表情。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曾有一次差点到英国南安普顿队踢球,可惜,没有去成。顺着英超的话题,张玉宁说:“其实我觉得,中国球员还是有实力去英超踢球的。我想,如果我去成了南安普顿队,那么去年米卢就不会在世界杯赛前,就让我回家了。”转自搜狐

其实,转会到上海申花,并不意味着张玉宁的英超之梦,就此终结。到申花队之后,申花俱乐部曾多次鼓励他,将申花队作为职业生涯发展的一个新阶段。老总楼世芳对张玉宁说:“等你合约完成之后,如果状态好,实力强,申花新人也顶上来了,那么到时候俱乐部也可以把你送去英超踢球,像曼城队什么的,都有可能。”转自搜狐

现阶段,张玉宁当然不会想太多,“那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我现在刚到上海,还是玩玩我的‘传奇’吧。”转自搜狐

从英超的话题,我和张玉宁几乎同时转到了“无缘国足集训名单”的话题。出人意料,这个话题并没有让张玉宁感到沉重。“你说,我能不能重新回到国家队?”转自搜狐

还没等到回答,张玉宁马上接着说:“你看,我才踢了5场联赛嘛,还有那么多场比赛,表现好了,再争取重回国家队,那不就行了?这次没进国家队,给我的打击其实很小,比米卢那次小多了。毕竟这次也不是什么重大的比赛,而且教练还是信任我的。”张玉宁坦率承认,自己对重回国家队,还是很有信心的。转自搜狐

众所周知,张玉宁这次落选国足,其最重要的原因,并非实力本身,而是他一向惹人争议的训练风格。说到这一点,张玉宁并不承认自己训练不认真,“不论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保证,自己的训练质量绝对没问题。至于风格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应训练的方式。你知道,国家队的训练强度,比地方队大多了。我这次伤还没好透,要完成一些训练,确实感到有些难度,不过我都努力去做了。”转自搜狐

出道以来,张玉宁多次面对“不被人理解”的困境。很多时候,都是他看上去比较随意的风格所造成的。不过,张玉宁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踢到现在这个程度,关键还是有一套“自己的东西”,“要是我事事都照别人的要求去做,那现在也不会有这个张玉宁了。”转自搜狐

不管是玩游戏,还是用QQ号,张玉宁都要用到网络。为此,他不但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而且花钱装了一个无线上网卡。说到这,张玉宁开始“抱怨”自己的“随身武器”,“哎呀,说到这个无线上网啊,有时候很方便。有一天我晚上忘了关机,结果一个晚上居然没掉线。可是,每次聊天、玩游戏时,它就老掉线次线,让人觉得没治了。”转自搜狐

掉线,还不是主要的,最“要命”的是,张玉宁在用QQ号聊天时,经常碰到自称是“张玉宁”的人,还有的人冒充他的女友和朋友。“每次看到这样的人,我就觉得好笑。不过,我也在网上遇到过叫‘张玉宁进球’、‘张玉宁第一’、‘最爱张玉宁’的网友,叫这些名字的,当然就是我的球迷了。”转自搜狐

网络,也让张玉宁感受到了申花的魅力。来上海后不久,张玉宁参加了上海东方网的一个聊天活动,有一万多名球迷参与了聊天节目。其中有个球迷的网名叫“虞伟亮”,还有人叫“马丁内斯”,张玉宁开着玩笑说:“我当时看到这个名字就笑了,太逗了,‘虞伟亮’和‘马丁内斯’都来了。”转自搜狐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被租借到当时的上海浦东队,混了一年。当时回去的时候,我可没想到,最后上海花了这么多钱,把我买回来。”和球迷们想象的不同,去年张玉宁提出转会时,一开始他就瞄准了上海申花,“我爸妈到申花基地看了一回,回来后就对我说,你早该去了。”转自搜狐

而在申花队呆了这么多天后,张玉宁真切地感受到,申花俱乐部的“规范”和“规则”。“我是从辽宁队出来的,不能说母队有什么不好,不过我觉得,申花这家俱乐部,确实是要做大事情的。到申花队,我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到申花队踢球,我当然希望能够拿一个联赛冠军。”在张玉宁的职业生涯中,让他感觉最遗憾的,就是没拿一个联赛冠军,“我相信在这份3年合同到期之前,我肯定能拿一次联赛冠尽穑”转自搜狐

张玉宁说:“申花队真是一支很有希望的球队。有人问我,去年申花队第12名,你还来干什么?我说话不能这么说,你看看我们队现在有多少优秀球员,你再看看俱乐部的硬件设施?这些都是其他球队不能比较的。真的,相信我,申花很有希望。”转自搜狐

在张玉宁的职业生涯中,他曾接触过许多教练。在他看来,申花主帅吴金贵,和他以前接触的像张引、米卢、哈恩等教练,各有特点,“现代足球最大的体现是,越来越表现出整体。我觉得作为球员,不能来评价教练,不过吴指导的水平很高,我觉得他的一系列东西,很能调动球员的积极性和状态。”转自搜狐

目前,申花队拥有3名高水平的前锋,除了张玉宁外,马丁内斯和曲圣卿,也对主力前锋位置虎视眈眈。而且,申花教练组对锋线采取了“轮换”制度,除了马丁内斯之外,张玉宁和曲圣卿分享一个主力位置。转自搜狐

说到队内的竞争,张玉宁显然不太放在心上。“没信心,我就不来申花了。马丁内斯是个很好的球员,速度快,技术也不错。胖子也很不错,我们三个前锋,要踢两个位置,竞争是必然的。不过,我对自己踢上申花主力位置,还是有一些把握的。我觉得到现在,我在申花队的表现还算不错,以后怎么样,要看状态和配合。”转自搜狐

说到底,张玉宁对自己的实力,抱有信心。最近,张玉宁的身体状况,并不处于最佳状态,一些老伤也阻碍了他的发挥。为此,申花教练组近期对张玉宁采取了“魔鬼体能训练”,以增加他的体能储备。每天,张玉宁都要完成一小时的有氧训练,再加上其他力量、技术训练,“等一个百分之百的张玉宁出来后,我觉得还能发挥得更好。”转自搜狐

无论在哪里踢球,张玉宁一直拥有极高的人气。到上海,也不例外。“我的房间里,球迷来信都快有一麻袋了,隔三岔五有一些。”不过,张玉宁也坦率承认,自己来不及每封都看,“要是一封封看过来,我就没时间踢球了。”转自搜狐

在球迷来信中,颇有几封让张玉宁觉得感动。“球迷的热情,有时候是你难以想象的。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满足球迷的每个要求,包括认真踢球,多进球。自己其实是很普通的一个人,但有那么多人鼓励你,你当然会很感动。”转自搜狐

也许是因为聊到了球迷,张玉宁突然说道:“很多人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其实我倒是真的没有,要有,那还用隐瞒吗?”接着,他开玩笑地说:“你有没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下吧。”转自搜狐

“没什么特别的,顺眼就行了,你可别给我介绍一个记者啊。”张玉宁扮了一个鬼脸,逐渐放开了。转自搜狐

“从小到大,就是踢球,没多大工夫。我不操心,总有很多人为我操心,弄得我没办法。”据说,张玉宁的母亲,曾经张罗着给他找了几次对象,相了几次亲,但都因为“感觉不对”,而最终没有交往下去。转自搜狐

张玉宁说,自己没怎么考虑,会从球迷中去寻找女友,“如果真考虑要结婚的话,夫妻双方起码要相互理解,如果是一个很喜欢我的球迷的话,她的眼中,我肯定什么都是好的。但也许不一定如此。我也有很多缺点。”转自搜狐

无需讳言,所谓“黑社会”事件,是张玉宁人生历程中,难以回首的一段历程。他本人也承认,“到申花队踢球,最大的希望,就是换个环境发展。”转自搜狐

即便是来到上海后,张玉宁也经常遇到一些尴尬,在上次去东方网聊天时,就有一些球迷,在网上攻击他。说到这种情况,张玉宁坦言,自己的心脏已经“磨上了一层厚厚的茧”。“很多事情,现在已经说不太清楚了。别人对我说什么话,做过一些什么事情,我现在尽量不去想他。该说的,早就说完了。现在我的想法就是:不提过去。”转自搜狐

至于目前面临的一场“赔偿官司”,张玉宁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官司的进度,目前有专门的律师在负责。“该负责的事情,我当然要负责。”张玉宁简单地表示。转自搜狐

到申花队后,俱乐部帮张玉宁在浦东租借了一套住房。“我觉得,这个住宅的小区不错,空气挺新鲜的,早上起来感觉很好。”想了想,张玉宁又加了一句:“上海的房地产太火了。”转自搜狐

因为刚到上海不久,张玉宁还不清楚,上海滩的“黄金地段”。“要是我买房的话,希望空气好一点,离市中心不要太远,买东西方便一点吧。”在上海的这段时间,张玉宁对黄浦江边的一些住房,产生了兴趣,申花老总楼世芳还曾向他介绍,马上就要开工建设的环球金融中心,是世界第一高楼。张玉宁笑笑,不肯住得太高。转自搜狐

“当然了,要是我踢球能踢到一百岁的话,我倒真希望在各地都买一套房子,那样就四海为家了。像上海、北京、广州、香港、澳门、台湾,都希望有一套房子,那多棒啊。”张玉宁又开起了玩笑:“到那时候,每个地方都是我的主场,发挥肯定特别好。”转自搜狐

“对上海的印象如何”,这个问题,让张玉宁有些难以回答。“你看啊,我是沈阳出来的,我不会说老家怎么怎么样,不过上海实在是太‘国际化’了。我记得第一次从机场出来,坐车到康桥基地,马路两边的建筑让我觉得眼花缭乱。作为一名球员,我觉得在上海发展,是最适合我的。”转自搜狐

张玉宁的足球人生是从孩童时蓬勃的玩心开始滋长起来的,也正像他曾“投身”了一把“演艺生涯”一样,很好玩,有机会还想去玩。在小学二年级时,老师挑班级上1975年出生的学生参加足球训练,张玉宁因为淘气多嘴说“我是77年的”,就被老师叫去每天下午练足球了。不过张玉宁练归练,但对足球并没有什么理解和喜爱,只是觉得能找一帮同学一起玩就行。后来进了区业余体校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甚至让教练给开除了。1985年进了张引的足球学校时仍然还没对足球产生出兴趣来,踢球不上心,人家小伙伴练颠球,张玉宁在旁边看热闹,帮人数数。那时候最吸引他的就是训练前大家凑到一起弹玻璃球、打啪叽(纸牌)。直到13岁以后,才开始对足球产生了兴趣,从后卫踢到了前锋。转自搜狐

谈到成长路上自己受益最多的导师,张玉宁没有提到大家都认为的张引,而是中国足球的老前辈苏永舜。他说,打后卫的时候,自己老是喜欢助攻,常常从后卫的位置上“客串”到了前卫的位置,表现出了自己长于传球和远射的能力。在由于骨龄超龄没能参加青年队的比赛却直接到了辽宁队后,苏永舜教练把打好前锋的所有东西都教给了他,李树斌教练又给他创造了打前锋的位置和机会,才使他有了今天。不过张玉宁承认,自己的爆发力不算好,但百米跑的后程发力却强于别人。张玉宁坦然承认:“尽管自己这些年在比赛中也进了不少球,被人们称为‘冷面杀手’,但由于自己的玩心太重,还没有在这个位置上做得更好!”转自搜狐

事件的主角是张玉宁和曲乐恒,曲乐恒是张玉宁在辽宁队的队友,他在2000年3月山东鲁能和辽宁队的超霸杯上因连中三元而一夜成名。2000年4月26日,辽宁队几名球员在开车外出活动的途中发生严重车祸。当时车中有辽宁队的几名队员张玉宁、曲乐恒、王刚,还有王刚的女友等人,几人开车外出吃饭,张玉宁驾车,曲乐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王刚坐在后面。当车行驶到沈阳市郊汪滨乡一带时,为了避让对面开来的车,撞到了路边的树上。张玉宁、王刚均受了轻伤,而曲乐恒由于没有系安全带而伤势较重,造成腰椎骨折。转自搜狐

事故后,传闻迭出,说曲乐恒是被人陷害,更有人被认定为是“黑社会”。辽足曾经承诺对曲乐恒负责,但是双方在一些条件上没有达成一致,最后曲家状告车祸的肇事者张玉宁。张玉宁被推到舆论的风头浪尖上,而张玉宁的朋友边峰,一个被曲家说成是“黑社会”老大的人,也要站出来为自己的名誉而战。从此“曲乐恒车祸事件”经一审再审,案情不断产生变化,反反复复至今也没有定论。转自搜狐

自从“车祸事件”和国家队世界杯落选后,不知是媒体还是球迷给张玉宁送上了“酷哥”的绰号,“酷”的内涵既有说张玉宁相貌举止挺入时尚,又有言及张玉宁冷酷、沉默面对媒体和大众的一面。“车祸事件”是张玉宁在足球人生道路上经历的一次大风大雨,“车祸事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舆论压力和球迷的谩骂。去年“车祸事件”正热炒之时,时逢大连实德队主场迎战辽宁队,张玉宁顶着全场“黑社会”的刺耳喊声,用漂亮的进球为辽宁队赢得了胜利,也似乎想让进球来证明自己。转自搜狐

去年,关于张玉宁转会的事情也是中国足坛的一个焦点。在没有落户申花之前,有消息说张玉宁曾经同重庆力帆、青岛贝莱特、北京国安等多支球队有过接触。去年12月份张玉宁在养伤期间曾经专门去过重庆一趟,据说是和力帆队谈转会的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张玉宁最终没能转会力帆。转自搜狐

即使是转会上海申花,也是一波三折。最后由于双方的巨大诚意,张玉宁终于得以登陆上海。不过虽然加盟了上海申花,但由于张玉宁是由辽宁队培养起来的“超级前锋”,未来的日子他还少不了与辽宁足球的“瓜葛”:他将无条件代表辽宁省参加2005年十运会,而且他的人事关系也依然留在了辽宁队。转自搜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